你的位置: >> 福音篇 >> 人物見證 >>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瀏覽497次 【共0條評論】【我要評論       

2010 何建宗夫人見證

豐盛人生 — 主恩數算不盡

何馮劍勵   (澳門培正校董會主席何建宗教授夫人)
 

    2005年5月的一個半夜,我突然昏迷不醒,送院搶救,證實患上了腦炎; 後來在醫院留診了兩個多月,至今仍失去很多記憶。自從我生病以來,不少海外海內的知己、親友、同學和舊同事紛紛來電慰問,令我十 分感激! 數本周刋也訪問我的丈夫(何建宗教授), 憶述了我病危的事件。感謝神! 祂所賜給我的恩典,遠多於我因生病而失去的能力,令我充滿喜樂和 平安。 

    病危前幾日,我發高燒,又有劇烈頭痛,雖曾向私家醫生求診,但病情未見好轉。發燒後的第四個晚上,在清晨四時多昏倒在睡房的地板上。 感謝神,恰好那幾天建宗因要照顧我, 沒法完成繁忙工作, 至清晨仍在客廳撰寫論文;當他聽到房裏有跌撞的聲音, 立即前往查察,見我失去知覺,大吃一驚,連忙抱我上床,並第一 時間召喚救傷車,把我送到大埔那打素醫院的急證室搶救。 

    救傷員來了,見我脈搏正常,血壓等也沒有異常,只是軟成一片, 全沒有知覺和反應,叫喚又不理睬,連手都擡不起來,他們也十分驚訝,表示從未見過這種病情,又說幸好丈夫及早召車,否則病情可能 進一歩惡化。急證室的醫生起初見我的病情似乎並不緊急,於是給我作觀察。直至早上約九時,他們見我仍未清醒,便把我送上3樓病房。病 房的主診醫生替我進行各項深入檢查後,懷疑我是受到細菌或病毒感染,引致部分腦細胞(特別是一個叫「海馬區」的細胞)死亡,病名是孢 疹性腦炎。 

   入院的頭幾天,我仍昏迷,又亂了性,亂抓亂叫, 還間中抽筋嘔吐,胃中食物倒流入氣管,有致命危險。幸好蒙神保守,沒有喪命。經醫生用藥後,我第三日稍爲清醒了,但仍不會說話,只 是如電腦亂碼一樣,胡亂發聲。五、六日後,我身體的功能稍爲恢復,只會四處觀望、但不懂得打招呼和對話,只間中點頭。至第十日,我才 略懂說話,兩星期後,仍未懂得甚麽爲‘一天’,要女兒悉心教導。事實上,在我生病至入院首兩星期的遭遇、對話和探訪者等,我 至今仍沒有任何印象,若不是建宗日後憶述,我一點也不知道。當日醫生和家中各人都安慰建宗,叫他不要期望過高,順服神的旨意吧! 

    經那打素醫院和大埔醫院的醫護人員悉心料理,和神的保守,並幾十個教會弟兄姊妹,和同事的支援,我病情漸漸受控 制,日益好轉。我留醫共兩個多月,第一個月,每天接受注射抗生素對抗病菌,第二個月開始,每天上午由物理治療師指導運動健體,下 午由職業治療師訓練記憶力,每周兩次言語治療師輔導文字記憶,還每周一次會見臨床心理學家,觀察和輔導我去面對失去記憶和死去海馬區 細胞的現實,引領我逐漸回復正常的生活。建宗和親友也大讚醫管局的服務,又感恩我得到如此周全的醫護服務,說是意想不到!   

   在我留醫期間,我從沒思想主診 醫生為甚麼給我多項治療,我只會做個乖乖者,遵從醫生的指示。回想我住院的時候,醫院的專車,曾把我帶到另一所醫院接受電腦掃描,途 經家居,我只曉得這是我的居所,卻不知道該住在那一座大厦,也不懂得住宅的名字。出院初期,兒子帶我到居所鄰近的商場,茶 樓和超級市場逛逛,助我恢復記憶,但我總有新鮮感,因此,家人從不讓我私自到任何地方,也不讓我做家務。 

    一天,我請兒子把我帶到街市 去買餸,因為我要爭取做家務,不願讓家人疲勞。當我站在蔬果前,我只懂得蘋果、橙、白菜和菜心四個名字,其餘的也不曉得。購 買肉類和鮮魚時,我也完全忘記了它們稱為甚麼,我只能用手來指示選擇,代我說出名字。還好, 即使我已忘了煮餸時應有的烹調配搭,我還懂得用電飯煲,懂得使食物變熟,和遵從湯包指示去煲湯。但是,我也曾誤用鹽糖,令餸菜若 不是太鹹,就是變為甜物。幸好家人從沒抱怨,還十分愛我和支持我,歡歡喜喜的把餸菜吃清光,耐心指導我,使我回復失去的記憶。 

     很快九月便來臨,新學期開始了。日間丈夫要上班,兒女也上學了。我 欲筆記來電者的姓名和事項,以便家人回覆。可是,我竟已忘記很多文字,雖有大學學歷,但書寫能力還不如小學生。我嘗試用腦部來記錄, 可是總沒法子記錄下來。我現在才明白,為何每周都要會見臨床心理學家,原來他要輔導我,不要為軟弱的體能難過,也幫助我和家人現實地 面對生病後的處境。事實上,病後我總沒法子操控自己。未生病前,吃晚飯的時候,一家談笑甚歡,無所不談。有時候孩子愛說學校生活,有 時候我和丈夫把新聞作話題,讓大家各施己見,籍此給予孩子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。自從生病以後,有一段日子,我說話總是詞不達意,聽 覺和專注力又不翼而飛; 無論與家人或戚友同枱吃飯,往往聽而不聞,無法自控,只能專心吃飯。 

    感謝神,艱難的日子很快過去了,基本上我現在 已回復正常。我自己知道,我在病中領受的愛和恩典,比我能述說的還要多。我從沒有爲此流淚,爲我痛哭流涕的,是我的丈夫、子女,和 愛我的教友。在教會的弟兄姊妹,知道我生病入院後,他們第一時間爲我開祈禱會,竟有200多人參加, 即使八十多歲的長者,或行動不便的教友,當曉得我病危入院,便紛紛趕到教會參加祈禱會,有些還痛哭祈禱。主任牧師在主日崇拜時, 亦帶領全體教友向神祈求。各團契的教友,亦不斷爲我禱告,求神施恩。我出院到教會崇拜,在進入教堂途中,教友紛紛前來安慰和鼓勵,我 真是感激不盡。當我到長者團契,欲感謝他們的愛護和關懷時,卻突然情不自禁,淚流滿面。我從沒有爲生病而悲哀,這刻我真正的感受,是 無限的喜樂和幸福,我要感謝神! 很感謝神賜我救恩,教導教友們彼此相愛,好像上帝愛我們一樣。至今我仍很感謝教友的愛護和關懷。啊!原來人在極大的喜樂裏,便湧 流歡樂的淚水。感謝神,讓我能嘗透這喜樂經歷,奇妙人生! 

    神的恩典豐盛,自我患病以來,子女變得更成熟,更懂得處事。姊弟倆合作做家務,互相扶持,互相陪伴購物。以往他倆 喜歡由媽媽陪同購買衣服鞋襪,即使女兒已是大學生。從前不懂得烹飪的女兒(韶敏),自告奮勇做家庭「煮」婦。當知道父親工作常繁忙至 沒吃午膳,便清早起床,爲父親預備早午飲食。她十分堅強,雖然家庭可支持她在美國的學費和生活費,但她還在學校兼職,賺取 零錢應用。她要節省金錢,讓媽媽養病。即使既要上班又要上學,她仍能勤奮用功,取得GPA接近4分,又考獲心理學系的最高榮譽奬狀, 還提早了半年畢業。 兒子(韶博)亦非常愛惜母親,即使早前已繳交了學費,準備與數名友好的同學,往英國升學。他爲了照顧母親,堅持己見,不願遠離。 又掙取做粗重家務;每次陪媽媽購物,必費力掌管各物,即使我擔心他負荷太重,傷害腰背,他總不罷手。 

    能在世寄居,與家人團聚,我感到無比的幸福,失去種種能力,算不得甚麽。丈夫亦不會抱怨工作繁忙,因他在我半夜昏迷時,能立即送院急 救。感謝神,賜我愛主好丈夫,他不單包容我所有缺點和缺陷,我體能稍有進步,便很高興。(我很感謝我的主診醫生,在我出院後,還 讓我接受言語治療和職業治療,因此中英文字典亦成為我的好朋友。)有一天,建宗閱讀了我曾交給言語治療師,和職業治療師的寫作後,歡 欣得眼泛淚光。現在他爲補償平日工作忙碌,少留在家,雖然疲倦,仍在每個周末,抽空陪伴我做晨運健體,又到安靜的茶樓,一邊進食,一 邊交談; 我們事無大小,也共同分享和分擔,比從前更加恩愛。出院初期, 我文字和記憶力既軟弱,又常常詞不達意,但丈夫總耐心去瞭解我的意思,即使 偶有不同見解,更懂得互相尊重、體諒、和欣賞。我們夫妻的感情比病前更恩愛! 

    神的恩典數算不盡,我生活充滿喜樂和得福。病 後不懂烹煮美食的我,隨著略懂寫字,就每天筆記電視的烹飪指導,又剪下報紙的飲食篇,加上閱讀烹飪書,每天嘗試烹煮不同菜式,即使不 大好味,丈夫和兒子都大快朵頤。我最難忘的,就是兒子有一天到廚房來,看見已煮熟的餸菜時,情不自禁,低聲說:「嘩! 媽媽天天煮的菜式,都不一樣了。」他簡單的幾句說話,和大增的胃口,都給了我很大的鼓勵。 

    我記憶力軟弱,職業治療師用電腦來訓練我記憶力,分析力和專注力,起初我不瞭解電腦玩意的目的。但坐在電腦前受訓比默生子容易得多。 我最不喜歡的一項練習,名爲視覺空間記憶  Visual Spatial (Shapes and Places)。 初期我很恨惡這玩意,但我想到專業的訓練總是有益的,我便強忍 恨惡,每次運用不同方法來記載它們的位置和形狀。感謝神,祂讓我的恨意漸消,成績日漸進步,多個月後,常常取得滿分。 

    隨著重拾英文打字,職業治療師又讓我學習中文打字。我選擇倉頡輸入法,雖然導師說這並不容易,但我恐怕容易的方法,會使我忘記文字的 書寫。我很喜歡練習文字輸入法,有如在猜謎語,我花花心思去摸索,總能揭開謎底。學習了三個星期後,我改用中文在電郵上寫信給兒子, 第二天便立刻收到他的回覆,我感到很滿足! 我知道他爲我感到自豪,也知道他真正可以安心讀書了;因爲他在我出院兩年之後,才到英國大學去,讀他所愛的科目。 

    感謝神,讓我可以再在教會照顧嬰兒。我自小就喜歡嬰孩,又愛跟幼兒玩耍。我雖是教會嬰兒室的主任護士,自生病以後,已很久沒有照顧嬰 兒,我感到很內疚。一個主日,我站在嬰兒室門外,我不知道該怎樣看顧嬰兒,一點把握也沒有。但當我進入嬰兒室內,看見嬰兒時,聽到他 們的哭聲,抱著他們時,我感到完全曉得他們的需要。真感謝神,讓我可以幫助教友,讓他們專心崇拜,又讓我看顧嬰兒,滿足我的喜樂。 

    當我初嘗歡欣流淚時,腦海中亦同時呈現李太(馮普育)在醫院,爲我病情好轉的歡欣淚水。我很感謝李太的愛護關懷。在我患病初期,已十 分關心我的病況,並多次來電勸我入院治療。在我病危時,她很難過。我很感謝她對我的信任,在我出院一年半後,便讓我重作婚前輔導員。每 當首次會見未婚情侶,我都會告訴他們,我曾患腦炎,偶然會有一點口不從心而誤說話。我得感謝神,所有婚前輔導服務,我都能專心工作, 不再像出院初期,不能集中聽覺和專注力,亦沒有口不對心。 

    我很感謝神,祂讓我能認識到一位,可敬可佩又可愛的好姊姊―譚毓璋姑娘。她侍主殷勤,辦事又條理清晰,指揮若定,是「上帝又勞苦 又忠心」的好僕人! 在我病重的時候,雖然聖務繁忙,日理萬機,她仍本著愛心和勇氣,不怕病毒傳染,每天到醫院替我清潔更衣,餵我進食,又贈我貴重良饍 健體,更組織耆英成長班的班員,恆切為我禱告。我真是感激不盡! 

    最後,我得感謝梁秉中教授,他常常來電話或親身到醫院探望我。雖然我患上大病,他仍允許我在從前工作的硏究中心 「停薪留職」,對我追求康復的目標有很大的鼓勵。我又要感謝我的主診醫生、臨床心理學家、物理治療師、語言治療師、職業治療師、張 浪醫師和楊漢明醫生的悉心醫治,讓我的身體迅速回復健康和能力。

    我雖曾患重病,對部份經歷全無記憶,語文能力亦很軟弱,但生活比從前更喜樂和平安。聖經說:「感謝神,因祂有說不盡的恩賜」(林後 9:15)。 這令我想到今年(2007年)夏季,一家到廣州旅遊三天,竟發生了兩件在新聞中曾見的事件 (騙子勒索我的奶奶, 匪徒欲向我的丈夫偷竊) 。蒙神保護,我們全家毫無損失。又于1999年建宗到北極考察硏究,在採集標本時,誤踏浮冰,跌在零下10度的北極海中,憑著祈 禱的力量,竟大難不死,安然渡過,主恩實在數算不盡,就如詩篇107篇31節所說:「但願人因耶和華的慈愛和祂向人所行的奇事都稱讚 祂!」   
 

作者簡介: 何馮劍勵自小信主,是九龍城浸信會輔導組輔導員,耆英成長班導師,嬰兒組主任護士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發表評論

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,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

查看全部回復【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】